飛去的連衣裙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男人和女人插曲视频_动物和女人做人爱视频2019_日本熟日本熟妇中文在线视频

  小禾比我大三歲,這個問題總會在我犯傻的時候不停地糾纏我。他幹嘛比我大三歲,如果不是這三歲,我肯定會和他一樣懂事,比他更早懂得愛情,如果不是這三歲,早點知道愛情的我就會嫁給他,如果不是這三歲,怎麼會讓傻傻的我在拒絕他之後偷著大哭,他又怎麼可以被別的女孩子挽著手臂走在大街上啊?
  其實"小禾"是大人們對他的稱呼,而我自從懂事起就一直叫他二哥。二哥不會和小說裡的故事那樣,對女主人公有多麼多麼的好。相反,我的這個二哥常常和我打架,有時候僅僅是因為一塊肉,他搶不到自己的碗裡就會惡狠狠地罵我死丫頭之類的,還會趕我回傢,說我又不是他親妹妹,幹嘛老長在他傢裡。但我從來不怕他,每次有好吃的時候我都搶得厲害,然後舉著一塊餅幹或糖果的洋洋得意,他總是發誓一定要偷偷地揍我一頓。但他的這個誓言還沒來得及實現的時候,我們就一溜煙兒長大瞭。長大的小禾不再和我搶吃的瞭,我也不再和他耍賴皮。小禾媽媽——那個被我叫做娘的人總是顛兒顛兒地端著些好吃的來我們傢給我,說你二哥不吃,你二哥說你最喜歡吃。這樣的話聽著也不覺得異樣,我會狼吞虎咽地把東西吃掉,然後說聲謝謝就跑出去瞭,門口還有幾個小姐妹在等我玩呢。每到此時,經常聽到媽媽在一邊兒伴著嘆息樣的聲音說,這孩子,都18瞭,還跟個孩子一樣啥也不懂。娘就會說,晚點好,別跟咱們似的一輩子早早就上瞭套,累死累活的……
  18歲的夏天我初中畢業,沒有考上重點高中。18歲的夏天,小禾去瞭他的舅舅傢,回來時無緣無故地買瞭一條白裙子,那是條雞心領低胸的連衣裙,娘拿著裙子來我傢的時候是星光滿天的夏夜,娘說,你二哥說這裙子丫頭穿著能好看,整天穿著條長褲子像小子一樣。媽媽就在一邊兒說,這孩子不經打扮,一天到晚瞎跑,連個穩當氣兒也沒有。
  我翻著白眼跑進屋子裡換上瞭那條白裙子,又一溜煙兒地在月光底下胡亂地扭,圍坐在院子裡閑聊的街鄰不知道誰說瞭一句,這丫頭,換上裙子跟白荷花似的……
  可是白荷花一樣的我早就踩著那贊嘆聲跑到瞭小禾傢。進屋時他正趴在燈光底下看書,我見狀就搶,他一下子把書藏到瞭被子底下,反手推我,不經意間碰到瞭我已經長大瞭的身體,我倏地收手,不知所措地站在那兒瞭,然後轉身就走。小禾的手仿佛像火炭一樣,燙得我滿臉羞紅,他跟在我的身後出瞭門,伸手來拉我,真不知道小禾是哪裡來的力氣,他和我搶吃的時候從來也搶不過我的,這一次,我居然被他拉瞭個跟頭,整個人做後仰狀跌進瞭他的懷,倏忽之間,他的唇印上瞭我的臉,天啊!他居然親我瞭,羞澀的我在掙脫的時候不知怎麼就給瞭他一個響亮的耳光。
  我不再瘋跑瞭,幾乎不出門,也沒有再穿那條白裙子。
  爸在飯桌上和媽媽說,小禾要走瞭,要去遼寧的姨傢。
  爸爸在飯桌上又說,小禾在遼寧當兵瞭。
  爸爸又說小禾準備留在遼寧瞭,部隊首長的丫頭看中瞭他,結婚連樓房都有瞭。
  小禾當兵三年沒有回傢。
  小禾回來瞭,爸爸說小禾嫌首長的丫頭不孝順,不答應小禾把父母接去……我失落瞭,我難過瞭,我有點懷念以前的美好時光瞭……
 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,我又喜歡往大街上跑瞭,由於我傢和小禾傢是前後錯開的院子,每一次出去都會路過娘的院子,偶爾會看見娘在院子裡幹活,就高聲打招呼,好像怕娘聽不見,又好像還有點什麼沒有表達出來,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,但是在心底會常常猜疑,小禾的房間有他在麼?他會看到過我麼?
  再次見到小禾是在夏天,同時看見的還有他懷裡的那個女孩子,緊緊地拽著他的手臂,我扭過頭準備離開,就聽見小禾在喊,丫頭,回來,好幾年沒見瞭,過來見你二嫂。
  我機械地轉身機械地看著那女孩兒的臉,呆呆地叫瞭聲"二嫂",第一次發現小禾原來是那麼帥氣那麼高大那麼陽光。
  那女孩兒的笑聲針一樣挑撥著我的疼,我隻想快點離開,快點找一個隻有自己的地方躲起來。於是我報名打工離開瞭傢,一走就是兩年。媽媽來電話時,偶爾提起娘說讓我回來去她傢,說我和小禾這兩個孩子也不知道怎麼瞭,長大瞭倒生分瞭,還說小禾都處瞭四五個對象瞭,也處不成。然後媽媽又說我都這麼大瞭,早晚要找婆傢的,不能一直在外面這麼混下去,和我一邊大的女孩子都結婚生子瞭……
  於是那個冬天我回傢瞭,領回瞭我的戀人夏雨。
  小禾就在那個冬天走進瞭婚姻,去瞭我們臨近的城市。
  而在我結婚的那年,小禾卻離婚瞭。他的媳婦不能忍受和他在一起沒有激情的日子,跟著一個說是愛她的男人走瞭。小禾扔瞭城裡的工作帶回瞭他的女兒,回到鄉下那個我們曾經搶肉吃的老房子,守著父母種地耕田。不管多苦多累,他還是那麼幹凈。尤其是他的女兒,他總是給她穿白色的連衣裙。活潑的孩子像一隻白色的蝴蝶,在那個夏天,飛來飛去。